[!---class.name--]

 
您的位置
  网站首页     宣教文体
 

睢县第一届青年职工文学作品大赛评委作品展
作者:  来源:  时间:2015-08-04
 
 

王文正诗词二首

 

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

倭寇猖狂犯我疆,三光屠戮岂能忘。

军民联手歼强虏,志士抛颅赴国殇。

八载牺牲铭肺腑,百年衰败痛肝肠。

又闻贼后不思悔,须警狼心固壁墙。

 

一剪梅·北湖夏日晨景

迎着东隅万道霞,跨上单骑,轮响沙沙。岸边晨练几多家,剑弄雄姿,扇舞奇葩。   

 岸柳青青垂似纱,水泛波光,树挂蓉花。身心陶醉赏风华,沐浴和风,享受年华。

 

 

劳动的奢侈
张遐

劳动与奢侈,完全是两个不同档次的概念。劳动,倍受我国开国领袖尊崇,过去几十年间,提倡和赞美的声音始终响亮。奢侈,是当今富裕的国人的追求与向往,人人都想尽情尽兴地享受物质带来的尊贵和快感。今天,将这两个名词联系在一起,则是因为刚刚饱尝了一顿“劳动盛宴”,且有感而发。

    我的老父亲,是位受革命熏陶至深的离休老干部,更是位十二分不与时俱进之人,居所年久破旧不得不翻修时,确定采用最节俭的方法:号召亲人一起上阵,亲自动手,把住处垫高起来,这才使我有了生发感慨的楔机。 

    人到中年,明显感觉容貌褪色加速,四肢各零部件开始松动,坚持每天锻炼身体吧?觉得自己还不到将身体保健视为头等大事的年龄。需从事的工作呢?又是无需消耗体力的,家务吧,更是少之又少。最为重要的是,本人一向不爱运动,不仅是从未主动参与,就连媒体中报道的体育新闻都一概跳过,此次给老爸整修住处而劳动,实在是给我了一次改变不良惰性及加强体力锻炼的机会。

    我的心情是舒展和欢快的:搬砖铺路,需扭动僵硬的腰肢,挥掀铲土,需用力挥动双臂,刚开始是笨拙的,一会儿就能掌握些基本技巧,脑子什么都不想,只关心如何把活干得漂亮些、效率高些就行,也果然就能很快看到改观。嘴巴无需如日常工作的过多表达,就和一块干活的人天马行空地调侃闲聊,不时有欢声笑语飘散在空中。对于象我这样很少劳动的人来说,劳动的最初,是尝试的新鲜,是万事开头时特有的浓厚兴趣,过一会儿,虽因体力消耗而渐渐觉得气喘吁吁,香汗淋漓了,但也正到了渐入佳境之时:运动仿佛为身体各部位各关节加了润滑剂,使血液变得顺畅,四肢变得灵活,皮肤变得润泽,脂肪得以燃烧,面貌焕然一新!在我此时此刻的感受中,不仅迅速想到几乎被人遗忘的“劳动光荣”,还要加上“奢侈享受”这由贬义演变到褒义的词儿。

    可是,我们平时怎么就把这一切忽略了呢?农村人都城市化了,仅有少数人才耕种田地;城镇人员走动都驾车乘车,不愿多步行一步;都市人都注重养生与保健了,热衷的是进健身房,花大价钱来消耗体能。而劳动,即达到锻炼身体,舒展身心的目的,又节约了见涨的工费,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劳动成果和收获,是多么实在与惬意的事情啊!



乡路.回家

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李山松

 一脚踏乡路,一种温暖的感觉立刻溢满整个身心。在一个地方待久了,那地方的阳光、水、草木的气息便会融入血液,慢慢滋生一种血缘般亲切的感情。生我养我的故乡就更不用说。不管时隔多久,每每走在回家的路上,我就不由自主地涌起一股久逢知己的暖流。

     在异乡时,我总是淡忘童年,有时深深追忆,也想不起童年的模样,连梦里也少有童年的云彩。可是一到故乡,心灵的机关一触即发,每一个熟悉的角落、树木、院落,都让我触景生情,清晰地忆起老桥下深夜捉迷藏的惊恐,那桥洞里是否还藏着一个娇小少年的影子?那时的打麦场如今已变成人家的院落,而那又高又大的麦垛,以及躺在麦垛上看《封神演义》的感觉神奇般地在我脑海中浮现。当年捉的投进水井里的泥鳅,如今也该子孙满堂了吧?那只爱叫的麻雀是不是依然在最高的那棵杨树上安家落户?如果那些杨树、枣树还有记忆的话,我想不管对准哪位唤一声乳名,那些树叶准会“哗哗哗”地做出应答。

      走在回家的路上,亲人们远远就唤着我的乳名。和和气气的乡音,跟我记忆中的一样,而我对每一位乡亲都少不了叔伯兄弟的问好。小村就那么二百来户人家,李家和张家是亲戚,张家又和石家是亲戚,拐弯抹角,整村人都成了亲戚。故乡的人情世故简单得似一翁陈年老窖,置身其中,不由得大醉。不管游子的旅程走得多远,生命的根永远植在故乡。走在回乡的路上,是那样的轻松、自由、享受。


 

北湖是天空的镜子(组诗)

 

    文/李山松

         

北湖边,终于安了家

一只乌蓬船,缓缓驶过。

坐在湖边看风景,坐在船上聊风情。

一起听喧嚣褪去,看渔火升起

等所有云影藏在湖底,天空织起星星点点

北湖是天空的镜子。

偶尔仰望星空

想把破碎的心安放在水里

像胡琴的一根弦,可以一触即发

或如湖水

缠绵回旋,又静静流淌。

   

踏春恒山湖公园          

    一

就在昨天,恒山湖畔

领着女儿去寻找春天

拱桥处,在那株绿尖微吐的银杏树下

一片片枯草

伸出颤微微的头

伸出的依然是冬天的寒冷

旁边,和我一样踏春的人们

姿态万千,留恋忘返

    二

常常在不经意间启程

目光,顺着季节的变迁

老想阳春三月下扬州,去慢慢品春

桃红柳绿的时节

一些回声从天际想起

匆匆赶路的白云

被一阵风撞破心事

冻土深处,恒山路边

消融兀自漫延

久违的暖

布满在古襄邑大地的恒山湖畔

    三

春雷早已响起,睢水冲破坚冰

蜂蝶习惯了飞舞

只是那声呢喃怎还没有响起

老屋下的燕妮

今天在哪个小村歇脚

这迟到的鸟鸣,春天清音

干预了按部就班的生活

夹杂些淡淡的牵挂和忧愁

    四

色彩不用太多

一丝嫩绿  一点微红就好

背景不用太复杂

一片云  一缕春风便好

手法无需变化

随意的一笔

恒山湖的春会更绿,睢水会更清

春光就会普照水城

再加些飘逸村姑的秀发

便是春季早已准备好的画卷

冬  至

黑夜来的有点早,雨已经停了

公交车上人多口杂,我却什么也听不到。

世界安静了,我开始有点害怕

心跳和呼吸声在放大,放大---

像那些该有的和不该有的声音一样,

离自己很近的东西越来越远

离自己很远的东西却越来越近。

突然想去流浪,离开这个地方

看看不一样的天空,心已迫不及待地飞翔。

还没有去过沙漠,却已经感受到它的荒凉

呼呼的风吹啊吹,沙丘上留下蜿蜒的沧桑

还没有到过大海,却已经倾心于它的力量

在最深沉的中央,我只愿随海浪一起荡漾。

那天出门归来,先是站在自己办公室门前

愣了一下,然后敲了几下办公室的门

这很荒唐,在日常生活中我可否就是这样?

谨慎地和自己保持着距离,流浪。

我早就想流浪,双脚却不曾移动

流浪,难道不再思念故乡

自由是种美丽的寂寞,就像天空挂着的月亮

一股寒风迎面吹来,我打了一个冷颤

世界又苏醒了,唉,该死的只有这个无情的冬至。

爱  情

因为想说的太多,才无话可说

因为感慨太多,才说不出口

独自在大地的尽头守望

独自在黑暗的芒上狂舞

谁能把她的内心和盘拖出?

如果我呼喊

我的声音一定震耳欲聋

如果我哭泣

我的声音一定能到达天庭

但我不

那种声音一经喊出

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

享受所有的声音中,最深沉的

莫过于沉默

这是失语的深渊

这是沉默的劫数

在失语的深渊里守望余生

抚摸、温存,仿佛从来就没有

存在过

而我内心的声音也仿佛从来没有,哭泣过

过  往

我在沉默中站着

站在观音山上

眺望着连绵起伏的群山

回想着

来时的坚定跟美好

嬉戏和追逐中的校园身影

将重现在羊城的山路上

雨后的观音山

光线做成了桥梁

在这个晴天里

我们却擦肩而过

暖暖的阳光下

弥漫着你那独特的香味

这个香味....

有点熟悉

却又陌生

擦肩而过的我们

目光没有交接

身体没有碰触

就仅仅是这样而已

 
 

[关闭]